首页 >> 最新文章

路人甲另外两小时讲了啥群演边撸串边聊潜规则我是路人甲尔冬升幕后万芳吉安

2020-02-14 15:49:44 万芳    吉安    

《路人甲》另外两小时讲了啥?群演边撸串边聊潜规则|我是路人甲 尔冬升 幕后

《我是路人甲》上映时,横店打出横幅欢迎尔冬升“回家”。 凤凰娱乐讯(采写/扭腰客) 对尔冬升而言,拍摄《我是路人甲》也许是他从影以来最为艰难的决定;严寒酷暑趴在横店,三年过去,电影拍完,可事情还远远没完。为了让这部影片被多一些人、再多一些人看到,年过半百的尔冬升带领20余位“路人甲”全国到处跑宣传。他平日最讨厌跑宣传,吐槽金句“哪里有导演天天跑这些的,真是搞笑”,但是为了这部戏,他没有半句怨言——“毕竟我现在是这部电影可以拿出去说的、最大的资源,我不出去谁出去?” 《我是路人甲》正式上映(7月3日)以来,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上演口碑刷屏,也许这些最普通人民群众只言片语的评价,比梁朝伟、舒淇、林青霞等大腕的推荐更有价值。因此,除独家对话尔冬升导演之外,凤凰娱乐还专访了尔冬升导演助理李苗等相关人士,以期尽最大努力,还原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 注:本文部分配图亦由尔冬升导演助手李苗女士惠赐使用,特此致谢。 “横漂”人口超30万,无人成为第二个“王宝强” 作为浙江中部东阳市下面的一个小镇,横店“当地人”仅十万余人,但是抱着明星梦而来、在各大剧组打杂群演的“横漂”们却超过了30万。据记者了解,目前横店群众演员们的薪资标准如下:普通龙套一天40,“特约”群众一天80,有台词的被他们称之为“角色”,一天150到800不等。而这些“横漂”们纷繁复杂、苦乐参半的百态人生,就这样被尔冬升看在了眼里,他忘记自己来横店的初衷是跟徐克学习怎么拍3D(《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就此暂缓《三少爷的剑》,开始筹备《我的路人甲》。 横店只有两个茶餐厅,一个叫“洞天”,一个叫“大城小厨”,在横店拍戏的香港人经常去光顾。当年尔冬升就是在“洞天”吃饭的时候,和汤镇宗、惠英红、泰迪罗宾、罗家英等谈起自己想拍“横漂”的打算。在座的无人不服,但“真拍起来哪那么容易”。尔冬升先后采访了300多位群众演员,文字记录超过50万字,视频素材超过1200小时。很多人坦言自己来横店是“因为王宝强”(成名之前,王宝强曾混迹于北京西三环北影厂门口,系“等活”的群众演员之一),但截至目前,30万“横漂”中,仍未诞生第二个“王宝强”。 尔冬升会推出导演剪辑版,到时候把“删了的戏放回去”。 导演剪辑版做成迷你剧,要把“删了的戏放回去” 目前公映的《我是路人甲》版本,尔冬升导演并不满意,有不少素材“拍长了”,而且不够“正能量”,因此在剪辑的时候不得不忍痛删掉。尔冬升曾经这么问自己的助手李苗:“你说,我要是让王婷不回去了呢?就那么跟富二代走,会怎么样?”李苗下意识的反应是:“啊?!那你前面不白拍了吗?整个片子调子就错了,还拍那么美好干啥?前面肯定都得是血淋淋的事实,潜规则什么的都得上。”除此之外,《路人甲》也和绝大部分中国电影一样,收到过官方下发的“修改意见”,之前在预告片里曾反复出现的台词“一年歼灭日军千万”,在电影即将上映时奉命删除。而在今年第十八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作为开幕片放映时的《我是路人甲》,这一句台词尚完好无缺。 “我其实很怕大家看完电影后都跑来横店,说‘我要当明星’”,因为尔冬升怀有这样的顾虑,尔冬升还有《路人甲》的纪录片紧随其后。纪录片项目的导演有两人,一位是凭借《音乐人生》获得金马奖最佳纪录片的张经纬,另外一位是在创作上一直深得尔冬升信任的助手李苗。纪录片一长一短,用李苗的话说:“长的以我们戏中的人为主,除了讲这些人的生存状态以外,也在讲说电影跟人生的关系,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他们的生活对电影影响有多少,和电影又给他们生活带来多少影响,挺有意思的;短的就是一对30都不到的夫妇来横店寻梦,女的还怀孕了,小孩后来都生了还继续漂着,挺惨的。” 尔冬升把潜规则拍进了戏里,而现实中的横店也在上演着。 横漂收工后撸串,街边大谈“潜规则” “什么是‘潜’?怎么‘潜’?”——在《我是路人甲》中,这句颇有笑点的台词由不谙世事的“林俭”说出。而在真实的横店,这类“潜规则”的故事却很可能每天都在上演。《我是路人甲》筹备、拍摄、后期整个过程,李苗都跟在尔冬升左右,她看到的潜规则很多都是当不了演员的人干的:“有很多当地混油了的那种人,以前带着演员的梦来了,后来发现自己根本混不上去,我就长这样,我就长这么高,我这辈子都没戏了,我往幕后走走。所以当他有了这个地位,有了这个权力的时候,我觉得可能有一点报复心,或者已经被环境同化了,因为所有的人都要回扣,或者所有的人都觉得有便宜,有漂亮小姑娘的便宜可以占,为什么不呢?” 对于潜规则“接受我带你玩,不接受你就滚蛋”的威力,李苗表示听说过好多,但都是听说的,没真的见过。不过在她负责的《我是路人甲》纪录片里,“其实拍到了一点点,就拍那些横漂,晚上收工了之后在街边吃烧烤,‘我要给谁送红包’,边吃边说这个,他们教其他人怎么送礼,‘你直接拿着钱去,人家肯定不收,得有人引荐才收’。有些说的神神道道,也不知道真的假的,说像黑社会似的,‘手一拉,然后几个手指头’。反正好多这种挺现实的东西在吧,但你说,哪个行业没这个?尤其是他们那种演员副导,好多那种坏事是他们干的,实际上也不是他们干的,是他们下面的人干。” 《我是路人甲》男主角万国鹏在海选时还不被看好,尔冬升吐槽“像死狗”。 男主万国鹏海选时“像死狗” 想演《三少爷》被拒 《我是路人甲》上映之后,男主角万国鹏被很多网友称之为“中国版染谷将太”(日本电影演员,代表作《哪啊哪啊神去村》、《白雪公主杀人事件》),但在专业人士看来,他的“呆萌”其实是演技依然欠缺的直观表现。殊不知,万国鹏在刚见尔冬升的时候,被形容为“死狗一样的万国鹏”。李苗的回忆是:“我纪录片里面的原素材里有一段特有意思,当时我们(演员)21个人嘛,用一张A4纸打4张照片,剪出来一个小方框,就在这白板上拼来拼去,看谁跟谁分组,其中有一条素材,尔导把万国鹏和另外几个人拼在一起,说这个是‘人生无希望组’(笑)。而且万国鹏那个时候,虽然跟现在五官都是一个模样,但神态不一样。”据悉,本片创作总监赵良骏(《金鸡》、《春田花花同学会》导演)“用了不知道什么方法”点拨一番,万国鹏一夜之间像换了一个人。 因为两个戏连着拍,因此很多《路人甲》里的群演都参与了《三少爷》的工作。据李苗介绍,“葛路生进去了,蒿怡帆、蒿怡霏那对姐妹也进了,那个长的帅帅的王昭也进了,喜来本来就是武行,覃培军跟着摄影组,张文斌就让他进组当场工,有小角色也给他演,等于很多人都在《三少爷》有了归宿,所以万国鹏忍不住”。万国鹏他哼哼唧唧半天,嗫嚅着问尔冬升:“导演,《三少爷的剑》,我能不能有角色演?”。没想到,这位《路人甲》男主角的请求却被一口回绝“不行,没有你的角色”。尔冬升觉得“女孩要被保护,男孩要出去磨练”,把万国鹏“扔出去”自己闯荡。而万国鹏在一部戏担任“特约”时被武行踢伤后,消息辗转传到尔冬升耳中,“尔导说进组给我当助理吧,后来给他拎包什么的,后来有那种类似于群众的角色,边边角角的,就让他演。” 为了演好尔冬升的戏,横漂们狂记笔记、拼命减肥、苦练舞蹈。 “路人甲”的自我修养:万国鹏记笔记王婷拼命减肥 在电影中,沈凯帮助万国鹏找房子的时候,遇见覃培军买了一摞书在翻看,而在现实生活中,如此好学的“群演”其实正是男主角万国鹏。负责纪录片的李苗必须要观察到所有演员、整个片场乃至横店的方方面面,她眼里的万国鹏是一个异常努力的人,“我那个时候剪片子,他经常过来跟我玩儿,他跟其他人还是不太一样,(因为)他看书的,他是真的记笔记的。我做那个纪录片,做法是每一个人一个短片,在万国鹏的素材中找到了一条什么线呢,就是他的笔记本,从第一页开始,每天赵导(赵良骏)说什么,尔导说什么,罗导(罗志良)说什么,都有记;或者今天做错了什么事之类的,都会写。” 有着如此自律、自强精神的“路人甲”,远不止万国鹏一个。女主角王婷是尔冬升最早就定下来的演员,用李苗的话讲“刚认识她的时候,肥嘟嘟的,有点儿婴儿肥,说话也挺可爱的,慢悠悠的,偶尔蹦出一个金句来,就挺懂事的一个女孩,完全符合尔导心中想象的邻家少女,就相当于袁咏仪在《新不了情》中的状态,完全符合。之后她直到签了这个戏之后,开始疯狂减肥。她现在是感觉很瘦小,完全是活生生自己减的,演员的自我修养。”因为“挖煤故事”而打动不少观众的覃培军,自己就鼓捣微电影,没戏演的时候跟着摄影组学习,后来在《三少爷》的组里学习怎么拍3D。 在横店,也有像《我是路人甲》剧中人物沈凯一样为戏而“疯了的”人。 戏中戏有张力,沈凯浴缸痛哭像极《春光乍泄》 《我是路人甲》里,开着饭店、同时自己又演戏的“凯哥”沈凯,本人说起台词来其实没有那么差,但尔冬升导演“很坏”,为了让“那部穿古装的戏中戏达到自己的效果”,开始折腾他,一会儿把他提溜到旁边骂一下,一会儿瞪他两眼、推他一把,后来发现不行,“他真的记得住词”。后来就把助手李苗叫过来,现场改词,“一遍一遍来,傻子都看明白了,连群众演员都看明白了”。但是精神高度集中的沈凯已经开始有点分不清拍戏和现实了,真真假假之间,他开始结巴,开始忘词。在不知不觉间,其实他已经完成了《我是路人甲》最饱受好评的一场戏。 尔冬升拍到了自己想要的镜头,但沈凯的人生观却“立马崩溃了”,李苗后来描述:“当天晚上哭的,纪录片都拍到了,要是纪录片只讲他一个人,不能只剪他一个人(的部分),不然画面上看着跟《春光乍泄》似的。哥们回到住的地方已经崩溃了,哭得已经不行了,然后把浴缸里放上水,他一点都不忌讳镜头,因为拍(纪录片)的是几个男孩嘛,直接到浴缸里泡,一边泡一边哭,蜷在一起。”至于像戏里沈凯那样疯了的人,“有那种疯子,真的是不太正常的人,但是还好,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有不少人因为种种原因错过《我是路人甲》,有的是海选被刷,有的是自己放弃。 寻找张昕:那些没被选上、去而不归的“路人甲” 作为尔冬升的助手,李苗全程见证了《我是路人甲》的选角、训练、实拍等整个流程。她透露其实在选拔演员时,有一位资质相当不错的“路人甲”:“说起来有没有人(中途)跑了的,真的有,我其实特别想弄一个纪录片,再弄一个尾巴,叫‘寻找张昕’。因为其实我们训练的时候,训练了21个人,(受训演员里)没有最后一场那个女孩,第21个人叫张昕。他好像是四川音乐学院的,陪女朋友来横店的。训练都训练完了,等我们一月份再回去建组的时候,谁也找不到他,也不知道是跟着女朋友离开了横店还是分手了再也不想跟人联系了,都不知道,我好想知道他在哪儿,好想知道他看了这个电影什么感觉,会不会后悔他当时没有留下来。” 张昕离开了横店,再也没有人见过他。而留下来的万国鹏,男主角的地位其实也并非十拿九稳,因为尔冬升一直在他和一位叫葛路生的男孩之间犹豫。在尔冬升看来,“他们俩感觉有点像,就比较阳光可爱的”,不过葛路生因为年纪太小(93或94年出生)和“有点娘娘腔”,放在戏里不合适,“这没有姑娘会跟他谈恋爱吧”。葛路生后来离开《路人甲》剧组去外面接戏,锻炼了一年后回来整个人脱胎换骨一般,尔冬升于是给了他两场戏。《我是路人甲》片尾,王婷出走万国鹏最失落时,那位搭话“能去你家借个宿吗”的男孩,以及电影结束在阵地上与女护士闲聊的男孩,正是万国鹏的替补葛路生。 尔冬升助手李苗,她身后的登月报纸头版暗含尔冬升对自己和横漂们的期望。 《路人甲》后何去何从?有的开舞蹈学校,有的转幕后 李苗从北大毕业之后进入香港浸会大学学习电影,之后在《枪王之王》跟尔冬升实习,毕业之后进入尔冬升的公司无限映画。在她看来,尔冬升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几乎所有参演《我是路人甲》的演员,他都给“留了后路”:能接着演戏的像万国鹏等,就给机会继续拍戏;蒿怡帆、蒿怡霏姐妹不想再演戏,打算开舞蹈学校,尔冬升也计划从中协助;覃培军去做摄影助理,张文斌进组当场工……虽然《我是路人甲》拍摄早已结束,他却依然和演员们保持着联系,有一个专门沟通、交流甚至吐槽的微信群,“路人甲”们有任何苦闷、困惑,都可以在群里和尔导说说。 李苗看着尔冬升像照顾当年的自己一样照顾这些也许更为卑微的后辈,“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我觉得大男子主义应该不是个贬义”。至于这些演员们在《我是路人甲》之后何去何从,李苗坦言这谁也说不准,包括一手促成这部电影的尔冬升,“他心中也有这种顾虑,就是不要改变人的命运,但人都拍了你的戏了,你怎么都改变了他的命运了。”尔冬升导在北京的公司“无限映画”室内,有一张登月报纸头版的放大图片,“一小步”和“一大步”的寓意,不仅是对自己的鼓励,也是对千万横漂一样从业者的期望。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李苗发给记者几张照片,剧组回横店做专场放映会时,这座中国最大影视城的道路两旁挂满横幅,上面印着“欢迎尔冬升导演携《我是路人甲》剧组荣归故里”。 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性感美女图片

裸体美女图片

美女性感写真

旗袍图片

友情链接